在本次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科协主席、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陈凯先带来两个提案,聚焦生物医药临床试验,旨在加快新药研发。"中国的药物研发能力本身就比较薄弱,如果审批再比较慢,那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会大打折扣。有时候我们起步并不晚,甚至比国际上还早一点,但往往在审批上慢了那么一拍,就导致新药上市比人家落后,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也不为过。"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科协主席、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陈凯先)

  陈凯先委员所说的审批主要是指目前药品进入临床试验时要面临的"遗传资源审批"。实际上,为了让新药研发不耽误在"审批"上,国家食药监总局(CFDA)曾做过许多努力,2015年7月,CFDA先后发布了《关于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的公告》和《关于征求加快解决药品注册申请积压问题的若干政策意见的公告(2015年第140号)》,大力解决审评缓慢的问题。

  然而,同年7月份科技部发的布《人类遗传资源采集、收集、买卖、出口、出境审批行政许可事项服务指南》却又让新药审批"一夜回到解放前",按照《新指南》要求,只要是从中国病人采集的样本包括但不限于全血、血清、血浆、组织、唾液、尿液、头发等样本都属于遗传资源。所有外企参与的临床试验都必须在遗传办审批后才能启动,无论是否出口出境。

  "这个《指南》的出台是为了保护我们的遗传资源,这当然是必要的,但是这个审批也大大延缓了新药上市的进程。因为我们现在很多研究都是国内和国际同步进行的,目标瞄准的不光有国内市场还有国际市场,有些研究为了符合国际规范也会委托国际的CIO公司来帮助设计临床方案,如此种种都会涉及到遗传资源审批的问题。"此外,药物的临床试验也并非在一家医院进行,每家医院都要审批,大的项目可能涉及五十甚至上百家医院,这样一来时间耽误得比较严重。"陈凯先表示,新药研究国际竞争非常激烈,即使晚一个月上市,其国际竞争力都会大打折扣,而且也会延缓国人吃上新药的时间。

  能不能有一个简化、高效的管理方法,既能够保护我们的遗产资源,同时又能加快药物的临床研究?对此,陈凯先委员建议,或可将目前的遗传资源审批制改成备案制。"临床试验一般都是在国内的综合医院做,并非拿到国外去做,所有的样品都不走出国境,完全是可控的。我们可以规定一个条规,要求所有加入临床试验的医院都要加强遗产资源的保护,并对其执行结果加强核查,如有违背则需要负法律责任。"

  另外,陈凯先委员还建议,如果审批制不能改为备案制,那是否能够不再要求几十个医院分别审批?"比如,可以将其作为一个统一的药品项目来审批,执行项目责任制,如此一来临床研究也将会加快。"

  陈凯先委员的第二个提案则聚焦在民间舆论对"试药人"的争议上,他认为舆论对于药品的临床试验存在着误解。

  药物临床试验是验证药物在人体内安全性有效性的唯一方法,也是整个新药研发过程中耗资最大、时间投入最多的环节。而我国是最有希望在临床试验方面走在世界前列的,因为中国人口多,病种多,患者多,医疗机构数量也大。但现在社会舆论上,对药物临床研究明显有些误解,有些人甚至认为临床研究是拿人做'小白鼠',拿人做实验,不尊重个人权益,"有些人甚至认为这种事情可以让国外先搞起来,中国没有必要先搞,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风险。这种想法是会阻碍中国的生物医药研究的。"

  对此,陈凯先委员认为,这是一种误解,也是对临床试验志愿者的一种轻贱。"我们的临床试验志愿者都是非常健康的,他们好多人都是大学生,医学院的学生,他们承担的是一份社会责任,这个责任其实比献血的意义还要大,献血三五百毫升,只能救一到两个病人,但一个临床试验的成果却可以造福无数人。"另外,国家对临床研究责任的保障也有一定的考虑,发生问题的可能性较小。

  陈凯先委员呼吁,我们应该端正观念,鼓励和推动新药的临床试验。"抹黑或者伤害这个行业和群体,那么药物不能得到验证、新药不能上市,损失的是我们每一个人。"

相关文章

美国FDA批准首个通用型CART进入临床试验

从事基因工程技术研发的生物制药公司Cellectis公司宣布其通用型CAR-T疗法UCART123获得了美国FDA的批准,进入临床试验。这也是第一款获美国FDA批准进入临床试验的此类产品。UCART1......

陈凯先院士:遗传资源保护不应阻碍新药研发

“一个临床试验项目如果在20家医院进行,这20家医院就必须各自先经本院伦理委员会审批,然后分别向科技部遗传办申报,且不说工作量巨大,还大大延迟了试验进程。一年多来,我国新药研发机构普遍对此反应强烈。”......

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资格认定复核检查公告(第8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资格认定办法(试行)》《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资格认定复核检查工作方案》的有关规定,经现场检查、技术审核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

瞄准痛点先导药业为新药研发提供“种子”

2月28日,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进接到英国癌症研究中心曼彻斯特研究所(CRT)的电话。CRT希望公开发布双方刚刚签订的肺癌新药项目转让协议,这让一直低调行事的李进有些不适应,"其......

绿叶制药老年痴呆药获德国临床试验批件

老年性痴呆症,最常见的为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sdisease,AD)。阿尔茨海默病是发生在老年期及老年前期的一种原发性退行性脑病,指的是一种持续性高级神经功能活动障碍,即在没有意......

2017年我国新药研发的形势和挑战

十年创新发展成果开始显现"十二五"期间,我国新药创制重大专项支持研制30个新药,完成200个药物大品种的改造和技术再创新,同时基本建成国际一流的药物创新体系,培育新药孵化基地、产学......

院士分析:2017年世界新药研发的挑战与预测

新药上市数量迎“丰年”目前全球约有700个新药进入临床研究,其中70多个进入临床Ⅲ期试验,估计今年不少于40个新药可能获得批准。这些药物的疗效和安全性将具有很高的市场需求性,适应症人群广泛、竞争产品少......

国办印发《意见》加大新药研发技术支持

近期发布的过度重复药品公告显示,有129种药品被100家以上的企业同时生产。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国和出口国,我国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制剂生产国,但5065家药品生产企业的产品97%为仿制药,药品同质......

Nature:药物能否进入人类首次试验?先看疗效!

JonathanKimmelman和CaroleFederico指出,伦理审查委员会要在关注候选药物的安全性的同时,关注候选药物的临床效果,以提高药物进入人类首次试验的安全性风险控制标准。2016年1......

2016年全球生物医药艰难中前行

刚刚过去的2016年,对于国内及全球生物医药产业来说,可谓艰难前行。创新药物产出数量相比2015年显著下滑,创2007年以来最低,中国甚至无一原创性新药批准上市。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创新药研发水平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