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0-05-12 14:32 原文链接: 新医改拷问VIP病房扩建恐对普通患者不公



  VIP病房前身多为干部病房。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患者有入住干部病房的需求,医院便取消了身份识别,为其提供特需服务,收入可观。图为乌鲁木齐市一家三甲医院,一位护士在打扫VIP病房内的卫生

  普通病房没有空床位,住院得排队等候;VIP病房能尽快安排手术,但所有费用要高出常规费用的3倍……日前,来乌鲁木齐打工的赵小梅看着刚满月却重病在身的女儿感到很无助。

  赵小梅的女儿出生后脊柱部位有一个鸡蛋大的包,被诊断为先天性脊柱裂,这一意外让她天天以泪洗面。更让她心急的是,医生说由于先天性脊柱裂,女儿膨出的脊髓只靠一层薄如蝉翼的膜与外界隔开。一旦破裂,容易发生中枢神经感染、脑膜炎,死亡率非常高,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手术还原脊髓,否则可能导致下肢瘫痪等一系列问题。可她抱着女儿跑了好几家医院,要求住院却因没有空床位得排队等候,而且术后不能陪床。

  医生给了赵小梅一个建议,去VIP病房就诊,那里可以尽快安排手术,并且术后可以陪护,但所有费用要高出常规费用的3倍,她却一下子拿不出五六万块钱。

  VIP病房,俗称贵宾病房,通称特需病房,即患者住在硬件设施堪比五星级酒店的病房中享受全程护理等度身定做的特需医疗服务。

  一边是普通病区病床加满走廊过道,一边是有经济实力入住VIP病房享受特需服务……院方认为,飞机有头等舱,银行有VIP专柜,酒店有 VIP套间,医院设立VIP病房,向有特需的人群提供高价优质的服务,无可厚非。而绝大多数患者认为,医院将本应一视同仁面向全体民众提供的公共资源优先给了少数人,是一种极大的不公平,让群众看病难上加难。各大医院伴随扩建势头纷纷增设VIP病房追求“宾馆化”,并逐渐逼近新疆新医改中明确规定的特需病房设置数量不得超过总床位5%的临界点。这是否会像一些业内人士所说与新医改政策格格不入,可能导致新医改公共服务均等化制度设计被架空?

  记者探访

  VIP病房日床位费100元至500元不等

  记者日前也走访了乌鲁木齐的七八家三甲医院,感受了其中的VIP服务。

  在一家三甲医院,VIP病房只有两间,分为单间和套间两种规格。70平方米左右的VIP套间中,虽不是很豪华但很舒适――真皮沙发,空调、冰箱、饮水机、微波炉等设施齐全,丝毫不比宾馆差,但日床位费为150元,接近普通病房6天的费用。

  “预约的人太多了,像高血压、糖尿病类的慢性病人要排三四个月的队才能住进来。医院正在考虑扩建VIP病房。”该科的护士长说。

  而在另一家三甲医院,住院部有一层楼都为VIP病房,有十几间,分为单间、小套间、大套间3种不同的规格,日床位费从100元至450元不等,装修风格又分为中式和欧式两种。

  其中,最豪华的VIP套房,设有中央空调,拥有一间可容纳15人左右的会议室,两个卫生间,还有宽带接口可供随时上网,门口还摆放着擦鞋器,面积在100平方米以上。据介绍,现正住着的一位病人是个身家过亿的大老板。

  而在第三家三甲医院,VIP病房与前两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整层楼近20间房都为VIP病房。最豪华的VIP套房,除会议室外,还设有整体厨房,能煮咖啡或加工适宜口味的饭菜;吃过饭可到休息室阅览书报、下下棋;想透透气还可到外面放着热带植物的宽敞大厅中弹弹钢琴,日床位费为500元。

  “我们VIP病房的医生都是硕士以上学历。”该科的护士长告诉记者,VIP患者可通过“绿色通道”享受全方位服务。如病人可以点名手术、护士陪同做检查、要求特别护理、家属陪床、点菜专送、理发师上门服务、拥有家庭式厨房等,并享受度身定做的个性化医疗服务。

  护士长告诉记者:“经济条件好了,人们对生命质量越来越关注,有条件的人都希望能有个安静舒适的调养环境。如今要想住VIP病房必须提前一个月预约。有时排队等床的多达十几个人,医院不得不把其他科室搬走将一层楼都拓展为VIP病房。”

  据记者了解,目前乌鲁木齐的三甲医院基本都开设了VIP病房,而且一些医院都在借扩建医院之际纷纷上马或扩大VIP病房,有大办VIP病房之势;一些专科医院扩建时也将VIP病房或者特诊室列入规划当中;一些地州医院也纷纷开设了VIP病房。

  观点交锋

  是维护医院公益性还是满足市场需求

  VIP病房为谁提供服务?医院方面说,入住VIP病房的主要是干部、老板、外宾、华侨,社会各界人士都可酌情选择,只要病人经济条件允许就可以入住。当然为高端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只是医院在满足不同群体的需要,为患者提供个性化服务。

  但辽宁省糖尿病治疗中心院长冯世良对此痛斥:“这种服务显然是为少数富人服务的,它却侵占了有限的公共医疗资源,将会造成公共卫生矛盾更突出,让群众看病难上加难。”

  冯世良因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在全国两会上炮轰公立医院特需医疗,提出取消医院VIP病房、专家门诊等而进入公众视野。

  冯世良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并不是高级饭店,设VIP病房完全没必要。我国医疗资源相对匮乏,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城市里,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使看病难、看病贵成为一大社会问题,对于老百姓来说,病人往往天没亮就必须到医院排队挂号,住院部床位紧张等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群众。当富人们在里面享受顶级服务的时候,有多少病人因没有病房被安排在走廊上治疗,又有多少贫困患者徘徊于医院大门之外?”

  “比如买鞋,有钱就买双名牌,没钱就买双普通鞋,一样能生活。但医疗在生命面前应该不分贵贱、人人平等,不能有钱就享受优越的服务,没钱就任其等死。再者,公立医院定位就是公益性,国家投资是为全民服务。”冯世良说。

  乌鲁木齐市政协常委邓红也认为,在目前公立医院医疗经费投入有限,医疗资源还相对紧缺的情况下,公立医院如果大办 “VIP病房”,势必会挤占有限的医疗资源,并有可能加剧眼下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国家新医改方案已确立了公益性改革方向,在这种情况下,公立医院设 VIP病房为特定群体服务的做法,实际上是把患者分成了三六九等,这与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质是相违背的,也背离了医院对病患一视同仁的宗旨,可能导致新医改公共服务均等化制度设计被架空。

  但对于上述说法,一名三甲医院副院长并不赞同:“既然飞机上有头等舱,机场有VIP通道,银行有VIP专柜,酒店有VIP套间,那么医院设立VIP病房,向有特需的人群提供高价优质的服务,它遵循了‘优价优质’的市场准则,应该无可厚非。”

  另一名三甲医院VIP病房主任则一直被安排病床所困扰:“现在治病对我来说很简单,每天最头疼的是安排VIP病房,电话多得我都不敢接,你安排哪个?不安排哪个?市场有需求,我们为什么不提供呢。在目前的医疗体制下,医院有权追求效益。”

  社会现状

  公立医院就算退出民营也无条件独享

  VIP病房,其前身多为干部病房。但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患者有入住干部病房的需求,医院便取消了身份识别,为其提供特需服务,收入可观。进入本世纪后,政府拨付给公立医院的事业费,不够支付医务人员的基本工资。在创收的巨大压力下,一些能带来效益的“捷径”,诸如点名手术、 VIP病房等在医院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冯世良直言:“医院根据病人病情需要请专家会诊,过去几十年我们都是这么做的,没有VIP病房不会影响治病,但都那样医院就得不到钱了。医院看20个普通病人不如看一个VIP病人。”

  冯世良建议:“‘高端医疗服务’不应该占用公共卫生资源。富人要想得到快捷、优质的服务,就应多花钱去民营医院。与其在公立医院设立贵宾病房,不如让民营医院加快发展。”

  目前是否可以到民营医院享受到“VIP”的高端服务?

  新疆渡洲中医医院副院长赵孝文直言不讳:“内地个别城市的民营医院在发展高端VIP服务,新疆现在还实行不起来。”

  赵孝文说:“毕竟民营医院在专家队伍、大型设备等硬件设施和资源方面都不如大医院,民营医院环境再好,没有好的专家谁会去看病?普通患者都没公立医院多,怎么能吸引来VIP病人?”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就曾指出“目前高端医疗离不开公立医院的技术优势,民营医院尚不能满足高端医疗服务的需求。”

  也就是说,即便公立医院愿意退出争夺,民营医院尚无条件独自享用特需医疗这块诱人的蛋糕。

  政策调控

  控制特需医疗比例收入补贴济困医疗

  特需医疗、VIP病房里的巨大收益在2007年就已引起卫生部关注。当时卫生部部长高强表示,要对公立医院开办特需医疗服务,实行必要的调控和干预,用于特需医疗服务的病床数不得超过总床位数的10%,防止盲目扩大特需医疗服务规模,影响基本医疗服务供给。

  2009年,我国新医改方案明确,公立医院提供特需医疗的病床数不能超过医院总体病床数的5%-10%,收费大概是普通病房的四五倍。而我区在今年的医改会议上明确――立足基础医疗服务,合理控制公立医院提供特需服务的比例,特需病房设置数量不得超过总床位的5%。

  自治区卫生厅副厅长王小燕说,新疆医疗资源不足,特别是优势资源不足,特需病房只能满足少数人的需求,限制公立医院设置过多的特需病房,将特需病房限制在不超过总床位的5%,有利于充分利用紧缺的公共医疗资源为老百姓提供基本医疗服务。

  王小燕说,我区公立医院提供特需服务的收入医院主要用于贴入济困医疗。我区县以上公立医疗机构必须设10%的济困床位。“目前我们的医疗服务监管很健全,这些指标都被纳入医疗质量万里行等评价体系中,每年要进行考核”。

  对此,冯世良说:“新疆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省级医院的病人有一半是来自全疆各地的普通病人,公立医院应该保证基本医疗,因此,按现行的医疗体制限制特需病房的比例是很有必要的。”

相关文章

搜狗获互联网医院牌照获准通过互联网开展诊疗服务

8月5日,搜狗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披露,搜狗已经取得互联网医院牌照,获准通过互联网开展诊疗服务。搜狗设立互联网医院医谷查询相关工商信息显示,本月初,北京搜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全资设立海南搜狗......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将在深圳建医学院、医院

仪式现场。据报道,粤港澳三地相关主管部门25日在第二届粤港澳大湾区卫生健康合作大会上联合发布卫生健康合作共识,推动优质医疗资源紧密合作,并就医疗技术、人才培养等多领域的62个健康合作项目交换文本。广东......

北京21家医院将共享号贩子信息

记者近日从北京市卫生健康委获悉,为打击号贩子,去年北京市开展整治号贩子、网络医托专项行动,配合公安机关治安拘留号贩子900余人;今年,北京市将促进号源统一管理,规范发放,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天坛医......

北京冬奥确定41家定点医院

昨日,北京冬奥组委举行签约仪式,北京25所医院、2所急救中心,河北13所医院、1所急救中心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定点医院。同时,北京市和河北省15个主办城市公共主管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成为冬奥......

北京和睦家医院开拓非公医疗机构外科发展新路径

近日,北京和睦家医院外科团队完成了数例为业内所称道的高精尖手术术式。在由于生育率下降导致的以妇儿为方向全面开花的非公医疗领域进入瓶颈时,北京和睦家医院外科团队为非公医疗机构的发展路径打开了新的突破口。......

河北省南宫市医院又一例院前溶栓成功实施

2018年12月24日上午,南宫市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接到求救电话,急诊科迅速安排医护人员出诊。医护人员到达现场迅速查体、做心电图,微信上传心电图至胸痛中心李其朝主任,经诊断患者为急性ST段抬高型下......

益佰6.1亿买医院,6.6亿就卖出:药企投资医院风向已变?

12月19日,益佰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以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所持有的淮南朝阳医院管理有限公司53%股权,转让价不低于6.6亿元。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上述医院管理公司股权。益佰......

京津冀联合议价、集中采购,每年预计节约费用超8亿元

京津冀三地医院联合议价、集中采购,每年预计节约费用超8亿元耗材如何不“耗财”(倾听)京津冀地区公立医院第一批六大类医用耗材实施联合采购,政策自6月30日起在三地800余家二级及以上公立医院同步实施。截......

北京天坛医院新院门诊量达老院区水平

图片来源于网络10月10日,北京天坛医院新院区首批3名手术患者全部顺利出院。记者了解到,新院区试开诊6天,日门诊量已与老院区同期基本持平。“10月10日就像是两个10分,一个10分我想送给天坛医院所有......

257家医院、药商两票制被网上监控

两票制再有新动向,128家医疗机构、129家药品流通企业参加“两票制”网上监管验证。2018年5月1日起,锦州在全市范围内推行药品采购“互联网+两票制”形式的“两票制”监管工作,实施药品采购“两票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