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24-02-06 17:20 原文链接: “亚洲单体规模之最”川西超大锂矿是否实至名归

  锂是自然界最轻的金属元素,因其绿色能源属性被称为“白色石油”。作为全球第一大电动汽车生产国,我国锂资源需求量日益增长,而我国已探明锂矿资源仅占全球7%,约70%需要依赖进口。在此背景下,近日四川雅江县探获近百万吨超大型锂矿的消息引发网络热议。

  “捷报”传递的过程中,也出现一些疑问。如雅江锂矿被称为“亚洲单体规模之最”是否实至名归?该矿藏资源估量和实际产量之间是否可能存在较大落差?百万吨级锂矿的发现是否会让锂价继续暴跌?

  针对这些问题,《中国科学报》实地采访了雅江锂矿勘探负责人、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大队科创中心主任岳大斌,雅江锂矿综合勘查技术手段成果评审专家组成员、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副总工程师李光明。

  《中国科学报》:国内近年来也曾在其他区域发现百万吨级超大型锂矿,雅江锂矿有何不同?被称为“亚洲之最”是否实至名归?

  李光明:找矿人的梦想是“找大矿、富矿、好矿”,雅江锂矿可以说是国内已探明锂矿中的“高富帅”。

  其一,雅江超大型单体矿就像一个优秀的“独生子”,是亚洲最大的伟晶岩型单体锂矿,此前发现的超大型硬岩锂矿大多是大大小小矿体资源量的相加,就像“一群兄弟”的组合,碎片化使得开发难度相对更大。其二,品位是矿山经济效益的一个决定因素,雅江锂矿氧化锂平均品位达到1.62%,显著高于川西甲基卡地区约1.24%的平均值,也远高于我国江西、贵州等地锂云母矿的0.3%~0.8%平均品位。其三,雅江锂矿虽然位于青藏高原地区,但海拔不太高(2900~3000米),这降低了其开发难度。

  《中国科学报》:雅江锂矿是如何发现的?矿体有多大?

  岳大斌:自2002年当地设立探矿权以来,连续十多年,曾被认为没有找矿前景,矿权先后三次变更转手。我们经过五年勘探,通过深部找矿发现了超大型锂矿。

  氧化锂资源量达到10万吨就是大型矿,氧化锂资源量50万吨以上则是超大矿。雅江锂矿最大厚度132米,地表长度800米,深度达到1246米。矿区有两个矿体,一号矿体的品位最高含有1.63%的氧化锂,氧化锂资源量为96.04万吨,是亚洲最大的单体锂矿;二号矿体较小,氧化锂资源量为2万多吨,氧化锂平均品位为1.43%。

  《中国科学报》:雅江锂矿的发现有何意义?

  岳大斌:目前,硬岩型锂矿成矿母岩都是花岗岩里,尽管雅江距离四川省两大锂资源开采基地之一——甲基卡锂矿田平距只有14千米,但其附近十余千米都没有大型花岗岩出露。我们通过综合技术手段定位深部隐伏矿体,施工了目前国内锂矿勘探最深钻孔,最大钻孔深度为1302.5米,为未来深部锂矿探测提供了新的模式。

  李光明:对于找矿来说,信心比金子还要珍贵。要确保国家锂资源存储和生产安全,必须要有我国自己的产业链。四川锂资源勘探量位居全国前列,雅江超大型单体锂矿的发现有助于进一步提振四川省着力打造国家级锂资源基地的信心。同时,此次发现在川西与新疆之间确定了多个锂矿成矿区,对于继续寻找跨越西部地区的完整的锂成矿带打下了基础,未来如果在这条带上再找到几个大型、超大型锂矿床,将可能形成我国锂资源勘探开发的西部高地。

  《中国科学报》:雅江锂矿开采条件是否具备?

  岳大斌:我们对当地开展了详细的水文、工程以及环境地质分析,认为具备开采条件。雅江锂矿所在区域位于生态红线之外,我们针对河流距矿体太近的问题也提出了开采建议,多位水文专家对我们的分析认可度都很高。

  李光明:雅江锂矿单体矿的开发相对其他的多矿脉的开发对环境扰动性更小,同时该矿区的围岩稳定性好,不易产生透水问题。难题肯定会有,我国矿产开采技术已经处于世界前列,工程技术方面的问题基本都可以解决。

  《中国科学报》:如何理性看待估量和实际产量之前可能存在的差异?

  李光明:矿产勘查可以分为普查、详查和勘探三个阶段,在不同阶段都容许估算量与实际量在一定区间内的差异。普查阶段,极端情况下,60%的误差都有可能。详查和勘探阶段,这种差异会逐渐缩小。

  这中间涉及到抽样概率的概念,勘查时打100个钻孔的抽样概率比50个钻孔的可信度总会更高,但钻孔间总会存在数十米到上百米的间隔,因此最后勘探的结果仍然是“估算”,而不是“计算”。这使得很多矿山建设以后,实际采矿的量与估算量之间会不一致的地方。但多数情况下,实际采矿能量会高于预估值,因为在开发中,往往会发现一些以前没探到的矿体。

  《中国科学报》:当前,锂的价格却持续走低,雅江超大型锂矿的发现是否会让锂价继续下降?

  李光明:锂价格的变化是遵循经济规律的,当前锂价格偏低与需求相关,只要有需求就有供给,近几年我国锂的消费量逐年攀升,导致供应量增加,形成大量产能,从而导致价格降低。

  锂矿投资大、开采周期长、风险高。目前,碳酸锂价格从最高每吨约60万元跌至当前的约10万元,已经非常接近开采利用成本。伟晶岩型锂辉石矿开发利用成本约为每吨7万至8万元,锂云母矿石的成本会更高,达到9万到10万元一吨。到了一定阶段,当企业投入无法获得收益时,产能肯定会减少,价格也会降低,锂市场将来迎来重新洗牌。

相关文章

“亚洲单体规模之最”川西超大锂矿是否实至名归

锂是自然界最轻的金属元素,因其绿色能源属性被称为“白色石油”。作为全球第一大电动汽车生产国,我国锂资源需求量日益增长,而我国已探明锂矿资源仅占全球7%,约70%需要依赖进口。在此背景下,近日四川雅江县......

我国找锂重大突破,探获锂资源近百万吨

记者1月17日从自然资源部获悉,我国在四川雅江探获锂资源近百万吨,是亚洲迄今探明最大规模伟晶岩型单体锂矿。“这为我国实现找锂重大突破,起到了示范作用!”自然资源部部长王广华兴奋地说。锂是元素周期表第三......

微区XRF助力锂矿探寻

新能源电池作为能源转型的关键部分,在实现可持续发展和减少碳排放方面起着重要作用。而锂离子电池目前被广泛应用于电动汽车、可再生能源储存等领域,成为市场上储能的主要来源。然而,我们不得不思考,锂这种关键矿......

异质结、钙钛矿、锂矿、煤炭、风电、储能最独特的分析

①、第一阵营欧佩克;主宰世界能源②、第二阵营亚洲;主宰世界制造。③、第三阵营;一个世界,两个系统、半球治理。————————————————第一卷;✡️✡️✡️能源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资源之一,它的重......

用创新勘探科学“富矿”

葆有好奇之心,才能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成就习近平总书记在科学家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科技创新特别是原始创新要有创造性思辨的能力、严格求证的方法,不迷信学术权威,不盲从既有学说,敢于大胆质疑,认真实......

中科院西北研究院找到柴达木盆地盐湖锂来源

近日,记者从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获悉,该院青海盐湖所研究员余俊清团队通过对柴达木盆地中部富锂盐湖卤水和补给水体元素含量、入湖水体流量、流域构造和地貌学、盐湖盐层沉积年代学等综合研究,丰富了盐湖......

四川发现超大规模锂矿储量逾60万吨

记者近日从四川省地质调查院组织的专家评审会上获悉,经过一年多努力,在位于四川省雅江县的甲基卡外围花岗伟晶岩型稀有金属矿重点验证区,四川地调院在海拔4300多米的地方新发现了超大规模型矿体(脉),新增稀......

青海盐湖所一科研成果获青海省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4月9日,青海省委、省政府在省会议中心召开全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表彰奖励2011年度为青海省科技事业发展和新青海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科技工作者。其中,中科院青海盐湖研究所“青海高镁锂比盐湖提锂关键技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