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分管中科院这一最大的国立研发机构高技术工作多年,但是在67岁的中科院前副院长杨柏龄看来,高技术产业的发展依靠企业才是硬道理。而让他忧虑的是,中国目前很多高技术项目的研发主体仍在传统科研院所,很多企业研发机构并没有得到质的增长。

  “虽然这种现状是由企业研发能力弱造成的,但是如果对它不重视,企业自己的研发力量就难以成长!最后,我们还是看不到能符合市场需求的技术创新。”杨柏龄强调。

  他还指出,很多研发机构在目前的大型高技术研发模式中是受益者,不经过一定的调整,也很难将高技术产业化的主动权拱手让给企业。

  核心技术缺失之痛

  尽管中国缺少核心技术已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但是杨柏龄列举的情况,仍然让人感到形势紧迫。

  杨柏龄援引了科技部前部长徐冠华2008年的报告指出,发达国家占有原创性专利的绝大部分,比如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新材料术,关键技术领域西方发达国家占世界专利的90%。生物技术专利,美国占59%、欧洲19%、日本17%,发展中国家占5%,中国只能在这5%之中分一杯羹。

  为了弥补技术原创能力的不足,中国大量引进技术和消化吸收,但在这两个层面的投入很不平衡,消化吸收投入太低。从2000年到2006年,中国的消化吸收投入是在增加,但是引进技术的费用远大于消化吸收的费用,这样的做法实际上还是对国外的依赖非常强。

  中国大幅度的技术引进让高技术产品出口和生产快速增长。但是,在光鲜的表面下面是,尽管高技术产品出口年均增长37%,但在高技术产品出口中,自主知识产权的贡献逐年减少。外资企业在其中所占份额从1996年的59%升到2007年的89%。

  杨柏龄以自己调研过的纺织行业为例:一个纺织厂从头到尾都是引进,“进去看我总在找自主知识产权。最后你看下来,他告诉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连根针都没有。”

  杨柏龄表示,国际上一般认为,企业技术研究与开发费用占销售额的比重为2%时,企业可以维持生存;占到5%时,企业在市场才有竞争力。绝大多数中国企业远达不到这个比例。个别企业,像华为,研发投入已经占到销售收入的10%。但是这样的例子如凤毛麟角。

  科研不能承受之重

  由于企业研发力量的欠缺,中国一直主要依靠科研单位进行核心技术的攻关。但在杨柏龄看来,靠科研机构进行攻关,并不能从根本上弥补核心技术的欠缺。他表示,科研机构可以帮助企业提升自主创新的水平,但是不能取而代之,因为两者遵循着完全不同的逻辑。

  在表面上看起来,问题在于不同的考评体系。科研需要发论文,而企业最终的衡量标准只能是市场是否认可。

  而问题并不这么简单。“发表论文意味着一定要得出别人没有得到的结果,这就需要高度精密的仪器,设计各种极端的条件,而这些在工业上或者很难实现,或者成本太高而不现实。”杨柏龄说。

  他指出,科研用论文进行考评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但是把论文考评的思维用于衡量科研成果在产业化应用,却难以奏效。因为对于产业化来讲,“新”并不是最重要的,能用、低成本才是关键。

  但是对于习惯了科学界规矩的科学家而言,往往对“纯粹”科技的追求大于对市场的考虑。“许多科学家即使愿意进行产业化的工作,往往也希望把自己的技术发展得更加完美,把每一个技术缺陷都弥补上,但是市场也许没有这个耐心。”杨柏龄表示。

  他举了前几年一个从葡萄中提取白藜芦醇的例子。从事研究的科学家总认为自己的研究不够完善,但是两年时间下来,这种化合物的市场价格跌落了数倍,已经失去了获取高额利润的机遇,最终项目不了了之。

  另一个高技术研发遇到的问题是,科研单位的设备规模往往不够大,还达不到企业的中试水平,而且也往往缺乏工业生产中必须的工程、工艺和机械制造能力。“以化工过程中经常出现的产业化规模的工程而言,基础科研过程不可能遇到这种情况,也就不会需要找出解决办法,而这对于工业过程而言却是必须的。”杨柏龄说。

  科研单位既没有必要建立工业过程需要的大型设备,也没有财力这么做,他补充道。

  “问题还在于,我们许多科学家认为自己的技术在项目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不愿意放手让企业投资者进行管理,结果经常会发生不欢而散的情况。有时则是科学家独自坚持,最后在市场销售中碰得头破血流。”杨柏龄分析道。

  “你看看成功的高技术企业,联想或者华为,哪一个老总是核心技术研发人员?”

  他认为,最理想的情况是科学家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专注于研发,并通过一套合理的机制与企业进行及时交流,最终应该由企业及其技术部门来根据市场决定如何应用这些技术,何时用。

  创新同盟之惑

  杨柏龄承认,中国的企业研发力量弱,难以与科研部门形成对接。“这也许是历史的必然发展阶段,情况要逐渐地改善。”

  正是基于企业研发力量弱,也不会申请国家科研课题,中国的高技术攻关项目往往由科研单位来牵头和实施。

  不过,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自主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在项目规划中,往往要求一个项目必须有企业的参与。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企业往往沦为提供样品的配角。甚至在一些项目中,企业因为无法获得自己需要的技术而放弃了合作,而一些科研单位还拿着企业做出来的样品当作科研结题的成品!”说到这里,杨柏龄甚至有些激动。

  由于企业缺乏技术能力而让科研单位主导高技术攻关项目,这就形成了一套只适合科研单位来申请课题的流程,一些科研单位也因此成为了既得利益单位,不愿意将主导权拱手让给企业。

  为了促进企业的研发,政府科技部门可以说想出了很多办法。去年在几十个领域推出的组建产学研创新联盟就是这样的举措之一。其核心就是通过企业与科研单位形成紧密的团体,通过让科研单位帮助企业获得国家课题来最终培育企业的研发能力。

  但是针对这样的联盟,杨柏龄提醒,必须要有相应的举措来确保企业研发能力真正从中获益。“这样的联盟最核心的地方不应该是科研单位帮助企业获得(高技术)课题,而是培养它们的研发人才,让它们最终具有自己的独立研发能力。”

  显而易见,不能排除一些科研单位会“有私心”,担心企业的研发能力成长会导致他们申请课题时遇到强劲的对手。

  这种局面必须改变,因为“只有企业的研发能力真正得以提高,中国才能发展出大量符合市场需求的高新技术产品”,杨柏龄告诉《科学新闻》。

相关文章

杨卫:为创新型国家建设提供源头支撑

(人物素描:郭红松绘)【代表委员手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实体经济优化结构,不断提高质量、效益和竞争力。“十三五”开局以来......

让科研经费成为创新“助推器”

2016年7月,中办、国办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一系列“松绑+激励”的利好政策让科研人员纷纷点赞。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财政......

手机如何帮助科学家66地搞科研?

如今人们生活在高科技和信息化的时代,手机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智能手机的诞生也造就了很多低头一族,很多人认为手机在给我们带来很多便利的同时也严重影响了人们日常的生活,比如正常的交流等,然而......

陕西出台36条措施激发人才创新创造创业活力

为了实施人才强省战略和实现追赶超越目标,深入推进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最大限度激发人才创新创造创业活力,近日,陕西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激发人才创新创造创业活力的若干措施》(下......

增强“科研敏感”

不久前,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团队及其合作者在中国农业大学发布了寨卡病毒的最新研究成果。这不是高福头一次在病毒研究上取得重要突破,谈起不断有科研突破的诀窍,他提到了“科研敏感”。作为媒体人,笔者对新闻敏感......

评论:要大科学装置,更要大科研队伍

打造国家实验室,是上海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围绕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的一项新使命。发达国家的国家实验室是如何运作管理的?能给上海带来怎样的启示?本报今起推出分析,希望对上海的国家实验......

中科院鼓励科学家在前沿领域任意遨游

十几年前,中科院理化技术所刘静发现,每当实验中不小心将液态金属飞溅到别的物体,比如沾到电脑屏幕上时,它根本就擦不掉,并且越擦越脏。刘静思考:既然液态金属在其他物品表面擦不干净,何不利用这个特点将其做成......

关注科研体制改革:让顶尖人才冲击顶尖难题

日前,中国科学院推出的一项名为前沿科学重点研究计划(以下简称前沿计划),赢得科技界的普遍点赞。许多科研人员认为,前沿计划是我国科研管理改革的创新性举措,在我国科研管理和人才计划改革中具有引领作用,对我......

《科研事业单位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印发

日前,中组部、科技部联合印发《科研事业单位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对科研事业单位领导人员选育管用各个环节作出具体规定,为建设一支符合好干部标准和科技人才成长规律的高素质科研事业......

中科院将为一大批前沿科研项目提供稳定经费

人民网北京1月16日电(赵竹青)中国科学院2017年度工作会议今天召开。记者从会议获悉,中国科学院近期创新性地部署实施了“前沿科学重点研究计划”,首批将为380个项目提供连续5年的稳定支持。中国科学院......